新黄金城集团

新黄金城集团欢迎您

首页 > 资讯 > 黄金城新闻 > 黄金城城上演“空城计”

黄金城城上演“空城计”

翡翠玉石出售价格低至一折,部分商城房租交半年顶一年仍无人问津……记者日前走访省城多家黄金城市场发现,如今“疯狂的石头”风光不再,这个行业的“洗牌潮”已悄然来临,几乎所有商家都在抱怨今年以来的业绩与往年相比急剧下降幅度接近一半。在价格腰斩、市场出现关门潮的背景下,众多黄金城商正在寻求自救。本版文/图记者孔蕾刘晓君


  “再交不起房租 只能关店了”

  “来早了也没生意,不如在家多歇会儿……”在省城某大型黄金城交易中心,临近中午饭点,做翡翠玉石生意的张先生和妻子才开门营业,张先生拉开卷帘门,便去了隔壁黄金城店喝茶聊天了。

  张先生的妻子打开室内的灯,两排LED灯只亮了一排,记者透过灯光看到了她一脸的倦容,她收拾妥当,拿起手机看起了电视剧,有一搭没一搭的向记者抱怨着现在黄金城行业的艰难。“已经两个星期没有生意了,再这样下去房租是交不上了。”

  张先生和妻子已经从事黄金城行业六年多,在行情好的时候积累了一些资金,连开了三家黄金城店,而现在行业不景气,年前关了一家店,三月份又关了第二家店面,如今仅留的这家店面也有了关店的打算。“从今年春节开始,黄金城行业真是太难做了,这都连着两个星期没开张了,再这么下去咱们也得搬走了,集体转吧。”在隔壁的店里,张先生和几个黄金城店老板喝着功夫茶,聊着当前的形势。

  张先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在商场里一个月只是电费就一千多,房租两万多,而且现在员工的工资还在不断上涨,像我们这样一天天没有生意,几千块钱的玉石根本就卖不出去,价位高的根本就没人买了,平时也就几百块钱的能卖出去,一个月也卖不了多少,现在一个月的房租都付不起了。”

  记者采访的当天是周六,张先生所在的交易中心不见人来人往,只听到“哀声一片”,“你看现在是双休日都没有人,中午吃饭,把门一锁就可以和朋友去撮一顿。以前的时候中午哪有时间吃饭啊,生怕耽误了生意。”说这话时,张先生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跟妻子窃窃私语了几句,准备锁门去吃饭了。在走出大门的那一刻,张先生向记者透露,“一会物业要来催房租了,如果再来要房租我们也要撤店。”他坦言,虽然商场现在的政策是交两个月房租抵三个月,但对张先生他们来说还是杯水车薪,“现在即使免租金,我们大部分商户也得"饿肚子"。”



  半数商家关门歇业

  实际上,日子不好过的并不只有张先生。正值周末,记者走访了省城多家黄金城城,看到的都是一片冷清的场景,除了几家黄金城店里有一两位顾客在看黄金城,大部分店里只有营业员在。

  记者在一家黄金城城里逛了一圈后发现,“吉铺出租”的字眼随处可见。黄金城城里几乎每条走廊都有关门的店铺,有些走廊出现了多家连续关闭。黄金城城里连着的多家黄金城店铺一起关门引起了记者的关注。记者数了数,其中一条走廊有15家黄金城店,8家仍在正常营业的,另外7家已经关店,走廊的一侧连着关了4家店铺。而另外一条走廊入驻了14家黄金城店,只剩下3家黄金城店在正常的营业。店里的玉石都已经搬走了,只剩下空荡荡的柜台还整齐地摆放着。

  记者从管理中心了解到,在这家黄金城商城有100多家左右的店铺,记者数了数已经撤店的有50家左右,接近一半。而这是省城黄金城商城的普遍现状。

  “像这样的走廊,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都搬走了呢。”一位消费者告诉记者。面对周围店铺都撤店的情况,走廊上仅剩的几家黄金城店的老板也都很苦恼。“周围的店都搬走了,对我们的生意影响也很大,很多消费者往里一看,还以为这边已经没有黄金城店了。我们肯定是希望周围的店都开业啊,虽然有竞争,但毕竟是有人气的,生意都会好。”

  一位店主向记者诉苦,她已经有将近一个月没开张了,再这样下去,她也得搬走了。

  在采访的过程中,记者看到,有些店铺门开着,灯也开着,可是店里的店员不知道去哪了,记者再次逛回这几家店的时候,店员仍然没有回来。周围店铺的店员告诉记者,可能出去聊天了。还有些店灯开着,门已经上锁了,记者了解到,店员可能都出去吃饭了,而记者看了时间,发现是下午一点半,据了解,这些店员一般是两点左右回来。

  还有一些店,店里的玉石都在,但到中午也没有开业,周围店铺的店员告诉记者:“这家店这几天都没开门,店的老板经常这样,想来就来了,不想来就不开门了,反正也没生意,还能省一千多的电费呢。”

  多靠打折生存

  “在行外人看来,出厂价和销售价之间,有着巨大的利润空间,实际上我们还要面临着装修、人员和营销等诸多的成本压力。”做黄金城生意十余年的刘先生一脸的无奈,他告诉记者,“其实黄金城商的日子过得并不滋润,如今更是苦不堪言。”

  众所周知,在到达消费者手中之前,黄金城要经历加工厂、成品经销商、各级批发商、零售商等诸多环节。每经历一个环节,黄金城的身价都几乎是成倍地上涨。在消费者看来,黄金城行业无疑是暴利的。然而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实际上这个行业的各个环节都是一肚子苦水。

  “一般情况下,在黄金城的终端零售价中,20%~30%是出厂价,15%是税费成本,商场要提取25%~30%的扣点,而剩下的25%~40%才是属于黄金城商的利润。”刘先生给记者算了笔账,扣除税收、商场扣点及其他经营成本之后,利润远不如想象中的那般丰厚。“以零售价30%的毛利计算,黄金城商的净利润普遍只有10%左右。更何况现在行业低迷,大家都在打折销售,利润已经基本没有了。”

  如今翡翠玉石等黄金城行情都处在一个低迷状态,整体销量下滑,很多黄金城专柜甚至打出低至一折吐血价格来出售。“今年是市场形势最为严峻的一年。”刘先生表示,“很多黄金城企业倒闭,上门生意很少,整个市场好像一下子没钱了。”他这样形容眼下的市场行情,“没办法,黄金城老板们最后只能靠贱卖黄金城谋出路。”

  不过,刘先生在省城一大型购物商场专柜的黄金城售价却依然坚挺,“没有办法,即使目前这个价格,都几乎很难收回成本。”“在整个产业链上的利润分配中,由于税收、商场扣点和日常经营成本几乎是固定不变的,黄金城公司要想提高自己的利润空间,只能向上游压低采购价格。”在采访中,有多位业内人士也向记者这样表示,以翡翠、玉石产品为例,在黄金城批发市场上价格大约为零售价的2~3折,而直接向黄金城工厂下单,折扣可以低至2折以下。

  实际上,随着人工成本的不断上升,黄金城加工企业的利润空间,正在面临着高强度的挤压。然而在产业链的上游,黄金城加工商们也普遍面临着盈利能力不足的困惑。

  延伸阅读

  努力刷屏自救

  对于省城黄金城行业正在遭遇的“寒冬”,采访中,众多商户并不回避问题,多数商家正在积极寻找自救之路。

  在英雄山附近的黄金城商城,肖先生在店里对着灯光给自己的翡翠拍照片,然后将照片发到微信朋友圈等网络平台上。肖先生开翡翠玉石店已经近十年,由于今年生意遇冷,她决定转战“微商”,在朋友圈上做起“熟人生意”。“生意好的话一天可以卖出10来件。”肖先生告诉记者,虽然微店上卖的玉石多是中低档商品,价格普遍在几百到几千之间,但她的微店营业额如今已超过实体店。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不少黄金城商家已经转型互联网+黄金城的路子,在过去几个月以来,越来越多的黄金城经营者将目光放到了“微商”这条发展道路上来。

  “知名黄金城品牌官方诚招微商代理,轻松月入万元”、“0元创业,一件批发!”“钻石微商代理一件代发”……昨日,记者百度搜索“黄金城微商加盟”,发现了数十页搜索结果。

  “微商的门槛低,仅仅靠一部手机,转发图片和产品就可能带来销量,也更容易被行业所接受。”作为最早一批互联网上卖黄金城的商人,马丽娟似乎更胸有成竹,她早在6年前就创建了“网络+体验店”的品牌发展模式,不过,她认为,随着整个行业互联网化越来成熟,市场价格越来越透明,在互联网卖钻石利润摊得越来越薄,在整个黄金城行业经营惨淡的今天,“微商”究竟能否成为行业的一根救命稻草,还不好说。

新黄金城集团|官网